神秘的沙姆巴拉洞穴

神秘的沙姆巴拉洞穴
沙姆巴拉洞穴,歷史上希特勒和一些德國高級將領認為在中國的西藏存在沙姆巴拉洞穴為世界軸心,藏著無窮的能量,誰能找到它,就能得到一種生物保護,但是實際上是臆想的東西。蒼野溶洞設計小編們也認為存在奇幻世界的東東

 

歷史
1938年,希姆萊奉命派遣以博物學家恩斯特·塞弗爾和人類學家布魯諾·貝爾格為首的“德國黨衛軍塞弗爾考察隊”奔赴西藏,這支隊伍的其他成員還包括植物學家、昆蟲學家和地球物理學家。
1941年12月底,在蘇聯戰場上的德國軍隊以損失50萬人、1300輛坦克、2500門火炮的沉重代價,在莫斯科會戰中遭到慘敗。同年冬,百萬德軍又在斯大林格勒戰役中陷入被動。面對些壞消息,希特勒和他的總參謀部一籌莫展。
此時,希姆萊也在為如何擺脫軍事上的被動處境冥思苦想。他一方面組織江湖術士通過在大西洋地圖上懸掛吊錘的荒唐辦法,來尋找盟軍艦隊。另一方面,他想到了那個在遙遠東方的“地球軸心”。此后,希姆萊面見希特勒,提出派遣一支特別行動小分隊,前往西藏沙姆巴拉洞穴,找到那個能夠控制全世界的“地球軸心”,然后派數千名空降兵到那里,打造一個“不死軍團”;與此同時,可以顛倒“地球軸心”,使德國回到1939年,改正當初犯下的錯誤,重新發動戰爭。為此,希姆萊與希特勒密談了6個小時,還向希特勒遞交了一份2000頁的報告,其中的一張地圖標出了沙姆巴拉的大體位置。 后來,才有了西藏沙姆巴拉洞穴的說法。
第十四世達賴喇嘛的啟蒙恩師暨長期密友、奧地利登山家和探險家,出生于1912年7月6日,1938年5月4日加入納粹黨,黨員號碼為6307081,黨衛軍38部隊,番號為73896。2006年1月7日逝世,享年93歲。
納粹“沖鋒隊”成員海因里希·哈勒為首的5名黨衛軍分子西藏秘密探險。希特勒曾親自下令,要這群納粹分子秘密前往西藏,去尋找一個名為沙姆巴拉的神秘地方。據傳說,那里隱藏著地球軸心……
“沙姆巴拉”的力量


1942年11月28日,正是納粹軍隊在斯大林格勒陷入重圍、在非洲遭遇潰敗之時,蓋世太保頭子希姆萊于這一天拜見希特勒,并遞上了一份長達2000頁的報告。他們進行了六個小時的單獨會談。希姆萊在報告中(其中流失的一部分1990年被首次公開)提出了一個令人驚詫的建議——立即派遣由經驗豐富的登山運動員和學者組成的特工小組前往西藏,去尋找沙姆巴拉洞穴。
作為一個徹頭徹尾的邪教主義者,希姆萊頑固地堅信,如果把世界軸心轉到相反的方向,就可以使時光倒流,讓納粹德國回到不可一世的1939年,還可以改正所犯的一切錯誤,重新發動戰爭并取得勝利。他的建議中附有地圖,標明了沙姆巴拉的大概位置。這張圖是納粹分子1938年第一次西藏探險時繪制的。那次探險的攝影膠片戰后在德國一共濟會所在地被發現,根據官方說法,膠片在1945年秋天的科隆火災中被燒毀。有傳言說,膠片中拍攝有沙姆巴拉入口及世界軸心的圖像。
英國歷史學家維克托·普勞德富特說,1945年內務人民委員部軍官在對半破壞的帝國大廈進行檢查時,在地下室發現了一名被打死的西藏喇嘛的尸體。據悉,納粹德國曾寄希望于神異玄虛的異教學說,希特勒在被圍如甕中之鱉、行將滅亡之際,還念念不忘沙姆巴拉,仍希望能夠找到這根救命稻草。希特勒本人關于“奇跡”的講話也證明了這一點。從1945年春開始,這些講話就陸續傳出。
探險隊神秘失蹤


1943年1月,在絕對保密的情況下,納粹5人探險小組從柏林出發,踏上了前往西藏的亡命之旅。
來自奧地利的納粹分子、職業登山運動員海因里希·哈勒和希姆萊的心腹彼得·奧夫施奈特任領隊。不過,整個小組五月份就在英屬印度被捕入獄。事情的前后經過無人知曉,但這群黨衛軍分子竟然很快成功逃脫,并在年底到達了西藏。此后發生了什么事情,至今仍是一個謎。
身居印度達蘭薩拉的達賴喇嘛在接受記者獨家采訪時說:“我非常清楚地記得海因里希·哈勒。戰后的1948年當他來到西藏首府拉薩時,我與他相識。哈勒已經在西藏漂泊了整整5年,其間一直在尋找沙姆巴拉。只是在偶然遇到一名印度商人后,他才得知德國已經投降,戰爭已經結束。那時候他的小組中只剩下奧夫施奈特。”納粹探險小組到達西藏時,達賴喇嘛只有7歲。
沙姆巴拉的傳說
那么這幾年內,探險小組都去了哪里呢?一些歷史學家認為,哈勒在西藏冒充從英國人手中逃出來的德國推銷員,最終找到了世界軸心,但他不明白如何讓它反向。至于他的另外3個同伴去了哪里,無人知曉。
而根據有關沙姆巴拉的傳說,地球軸心蘊含著巨大的能量,根本無法靠近。正因為如此,沙姆巴拉在神話中才被認為是控制全世界的中心。誰接觸過它,誰就不僅能成為時間的主人,還將擁有神奇的力量,可以獲得生物保護場。不僅如此,還有傳說稱,沙姆巴拉的能量可令人長生不死。對此深信不疑的希姆萊甚至計劃在找到傳說中的世界軸心后,向西藏空投幾千名空降兵,以組建一支不可戰勝的“不死軍團”。
達賴喇嘛在11歲時,遇到了前來西藏進行間諜活動的奧地利人海因里希·哈勒。哈勒隨后成為達賴喇嘛的啟蒙老師,在此后的數10年中,二人長期都保持著密切聯系。上世紀90年代末,德國《明鏡》周刊曾以詳實的檔案文件證明,哈勒是一名隱藏了半個多世紀的納粹分子。在達賴喇嘛結識哈勒的一年半時間里,兩人基本上是每星期見一次面。哈勒給達賴灌輸納粹式思維,還教達賴學英文。原本對西方世界一無所知的達賴,在哈勒的輔導下,思想發生了潛移默化的變化。

 

傳說
在歐洲,長期流傳著一個關于亞特蘭蒂斯(大西洲)的傳說。在傳說中,亞特蘭蒂斯大陸無比富有,那里的人是具有超凡能力的神族。亞特蘭蒂斯人在一次大地震后,乘船逃離,最后在中國西藏和印度落腳。這些亞特蘭蒂斯人的后代曾在中亞創建過燦爛文明,后來他們中的一部分人向西北和南方遷移,分別成為雅利安人和印度人的祖先。
探險行動
1938年和1943年,經希特勒批準,納粹黨衛軍頭子希姆萊親自組建了兩支探險隊,他們深入西藏,據說是為了尋找“日耳曼民族祖先”———亞特蘭蒂斯神族存在的證據,尋找能改變時間、打造“不死軍團”的“地球軸心”。1943年5月,由海因里希·哈勒率領的納粹五人探險小組秘密啟程赴藏。哈勒冒充德國商品推銷員進行了7年的西藏之旅。
有荒唐的傳說稱他們最終找到了“地球軸心”,但不知道怎樣操縱它。也沒有人說得清哈勒手下的3個同伴去了哪里,因為直到戰爭結束時,哈勒的探險小組中只剩下他和希姆萊的心腹彼得·奧夫施奈特。
1938年納粹在西藏尋找"祖先"


西藏探險
1938年西藏當局與德國及其盟友日本開始進行試探性的接觸,希望以此來制衡英國在西藏的勢力。同一年,德國派出了一支由生物學家歐內斯特·謝弗領導的西藏探險隊。謝弗此前已經兩次前往西藏探險。
人類學者布魯諾·貝格是探險隊的成員之一,他的任務是對西藏人進行一項科學調查。在探險過程中,他對300多個西藏和錫金居民進行了骨骼測試,對其他的身體特征也進行了詳盡的記錄。從人類學的角度他的結論是,西藏人結合了蒙古人種和歐洲人種的特征,他相信,在第三帝國取得最終勝利之后,在由德國和日本統治的這個世界上西藏人將扮演重要的角色。
1976年,作家特雷弗·拉文斯克羅夫特在《命運之矛》一書中說,納粹從1926年到1943年每年都派出探險隊去西藏。他們的目的首要是找到雅利安人祖先并和他們取得聯系,在喜馬拉雅的地下城市那里的人守護著“弗力爾”的超自然力量。但是這種說法并沒有官方檔案可以證實。


俄羅斯探險
在二戰期間,希姆萊為了探索雅利安人的起源,在俄羅斯的西部和南部也進行了大量考古學上的挖掘,出土的東西被運回黨衛軍韋維爾斯堡的總部基地。連希特勒本人都無法忍受希姆萊的如此執著,他抱怨到:“我們為什么要讓全世界都注意到我們沒有過去這個事實呢?當俄國人興建大規模的建筑時我們的先人卻住在泥巴小屋里,這可不高明。”
“弗力爾”的神秘力量沒有拯救第三帝國。“血統傳承研究與教育協會”的首腦沃爾富勒姆·西沃爾斯在1948年2月被判處死刑,納粹尋找“祖先”的計劃也隨同希特勒和希姆萊的覆滅一起被埋葬。
這些納粹分子拍攝的紀錄片《西藏秘密》顯示,他們受到了不了解他們目的的當地領主的款待。但是,這群心懷叵測的黨衛軍成員并沒有忘記他們此行的任務。貝爾格測量了很多西藏人頭部的尺寸,并將這些人的頭發與其他人種的頭發樣本進行比對;他們還通過被測者眼球的顏色來判斷其種族純凈程度;為保留數據,這些納粹分子用生石膏對十幾個藏族人進行了面部和手的翻模,制作了這些人頭部、臉部、耳朵和手的石膏模型。
這次考察中,隊員們還從當地人口中得知有一個名叫沙姆巴拉的洞穴,據說那里隱藏著蘊含無窮能量的“地球軸心”,誰能找到它,就可以得到一種生物場的保護,做到“刀槍不入”,并能夠任意控制時間和事件的變化。1939年8月,考察隊回到德國,受到希姆萊的熱烈歡迎。希姆萊向塞弗爾頒發了“黨衛軍榮譽劍”。1943年1月,納粹在慕尼黑大學設立了以瑞典考古學家斯文·赫定的名字命名的考古與人類學學院———斯文·赫定學院,塞弗爾經希姆萊推薦,被任命為首任院長。與塞弗爾同行的貝爾格也被希姆萊提升為黨衛軍高級軍官。由此可見,納粹分子的第一次西藏探險活動,受到了納粹高層的充分肯定。

世界洞穴的魅惑
希特勒對神秘力量的瘋狂最后定格在了一個傳說中的西藏洞穴里。洞穴,這種似乎并不鮮見的地理現象,從人類發源初期起就一直伴隨我們左右。它們是遠古人類耐以生存的居所,人類文明的搖籃。但我們必須承認的是,它們依然隱藏著太多人類與自然未知的秘密。
天然的洞穴是原始人最初的家園,中國的山頂洞人、北京猿人就是穴居人的典型代表。從洞穴的成因來說,由溶蝕、火山噴發、板塊運動等形成了碳酸鹽洞穴、石膏洞、礫巖洞、玄武巖洞、砂巖洞、花崗巖洞、冰川洞等類型的洞穴。其中,碳酸鹽洞穴也就是平常所說的溶洞,是規模最龐大、體系構造最復雜、景觀最絢麗、內部生物種類最豐富的洞穴類型。
我國是世界上溶洞資源最豐富的國家。從西藏的象泉河畔到廣西典型的喀斯特地貌,都有溶巖現象分布,并存在著在世界上數一數二的大型溶洞。據中國地質洞穴研究會的介紹,我國目前已知的最大的洞穴系統是廣西樂業百朗地下河洞穴系統,已探測到總長達75公里的洞穴通道;其次是湖北省利川縣騰龍洞,水洞和旱洞總長度為52.8公里;貴州省修文白龍洞洞穴系統、鎮遠聾子河大溶洞、綏陽雙河洞和多繽洞的洞道長度都超過20公里。垂直洞穴、縱向洞穴,以及地下暗河所組成的紛繁復雜而又數十萬年不見天日的神秘世界,這種大洞穴、深洞穴人類對它們的了解并不多。
人類文明對洞穴的探索可追溯到2800年前的古亞述國。我國對洞穴的探索也可見于戰國時期的《周易》。350年前,著名地理學家徐霞客在著作中寫下了我國350多個洞穴的探查經歷。有意思的是,世界洞穴學的建立和迅速發展是從20世紀30年代開始的,正是在這個時候,希特勒派出的第一支西藏探險隊帶回了“沙姆巴拉洞穴”的信息。

 
 
 
 
費先生
18983256630

王先生
17623181818

如電話無法接通
可能在洞中
請短信留言
平安彩票网app升级版